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民间故事

清朝福清知县王绍兰断案传说

2013-01-21 09:33:28[字体:][来源:福清新闻网(王锦照)]

  王绍兰是清朝嘉庆三年进士,因福清当时治安混乱,福建巡抚派他来福清任知县,他为官清正,不畏权贵,办案重调查,重证据,深入民间,破了许多奇案、冤案。虽然多次升迁,官任福州海防同知,福建按司。因为得罪一些高官和权贵,被陷害,诬告而罢职回乡,回乡后编写经史,著作很多,著有《许邦学庐》等书籍二十九部,留传后世,后来皇上为他平反,要恢复原职,他看破官场黑暗,以身体不好,婉言谢绝。他卒于清朝道观十年。

  王绍兰在福清任知县时,对百姓冤案、疑案深入调查,躬亲检验,不为权贵,断了许多奇案。被福清人民称为“王青天”、“南包公”,他的断案故事,流传至今一百多年,有的被编成戏剧,有的编成评话、有的编成故事,流传很广。

  清朝嘉庆年间,有一天响午,王绍兰翻山越岭察访民情回来,随便吃过午饭,已经筋疲力尽,准备回房休息片刻,他刚进房里,就听见衙门外有人击鼓鸣冤。

  王绍兰立即更衣升堂。衙差唤来击鼓者,原来是位老汉。自报是福清镜洋人。这位老汉女儿黄菊嫁给一个农民,男耕女织,夫妻恩爱,生活过得挺美满。谁知祸从天降。有一天,天气炎热,黄菊见丈夫劳作辛苦,特地煎了一罐荷包蛋送到田头,因怕蛋汤炎热,就把罐盖掀开,放桌上凉着,谁知丈夫吃后肚痛难当,七孔出血死亡。黄菊被前任知县酷刑拷问,屈打成招,定为谋害亲夫大罪,判处死刑,报刑部批复秋后处斩。现在听说新来的知县是清官,特来击鼓鸣冤,为女儿申诉冤案。

  王绍兰听老汉为女申诉后,告诉老伯回家听传,待看案卷后,再断此案。

  王绍兰连夜翻阅前任知县对黄菊谋害亲夫的案卷,觉得疑点很多,有屈打成招的现象,因证据不足,第二天就传原告黄菊小叔和刘汉到堂重新问案。

  在公堂上,王绍兰问黄菊小叔道:“你嫂平时同你哥感情如何?”

  黄菊小叔回答:“还算和睦。”

  王绍兰又问:“你见过你嫂有同外面男子来往吗?”

  原告答:“没有见过。”

  王绍兰听了立即退堂。第二天他下乡访问黄菊家乡群众。

  经调查周围群众都说黄菊贤惠,对丈夫一贯很好,没有发现有越轨、不正当行为。回衙后又重翻前任知县的黄菊案卷,发觉有许多疑问,凶手没有供出用何毒品毒害亲夫,还有几处供词前后矛盾。但是要她翻案,又没有证据说明前任知县是错判。于是就连夜唤醒衙差从死牢里提出黄菊密审。

  王绍兰在灯下见黄菊虽然面黄肌瘦,但脸容和善,不象凶杀之相,就问黄菊道:“黄氏,你把煎荷包蛋给丈夫吃的经过详细讲给我听,或许有替你翻案的可能。”

  黄菊咽泣道:“王大人,我真的没有毒害亲夫,我是被严刑拷打成招的,你要替我伸冤。现我把情况告诉你:那时农忙时节,我见丈夫劳作辛苦,就煮一罐荷包蛋,用铜罐装好,先放在厅中园桌上凉着,我就进厨房洗,即后开门提罐子里的荷包蛋到田头,想不到丈夫吃了,就七窃出血身亡。前任知县偏听小叔之言,将我百般拷打,逼我承认毒害丈夫之罪,把写好的招供纸状,硬按上我的手印,把我判为死罪,望青天大人为我重审冤案。”

  王绍兰听后又问黄菊:“黄氏,你煎荷包蛋时有人来过你家没?”

  黄菊摇头说:“我是关门在家煮的,没有人进入我家。”

  王绍兰为了证实口供虚实情况,就把曾打她的衙差找来谈话。

  绍兰问衙差:“黄菊在公堂上是否自己承认毒害丈夫?”

  衙差答:“没有,是前任知县预先说好的招供词,叫我们在打昏黄菊后,让我硬将黄菊手印盖上的。”

  绍兰听了确系冤假错案,但是必须查出真正害死死者的凶手,才能上报刑部,改正黄菊的错案。审问完毕,就对黄菊说:“黄氏,明天我跟你到你家里,你再煮一碗荷包蛋放在原来的桌上,我要查案找凶手。”

  第二天上午,王绍兰带着师爷和两名衙差及一位仵作(法医),一起跟着黄菊回家,衙差拿出鸡蛋和油料,同黄菊上厨房煎荷包蛋。

  王绍兰同师爷、仵作在大厅屋墙上发现有一个大洞。

  不一会儿,黄菊把煎好的一罐香喷喷的荷包蛋,放在厅中的桌上后,大家悄悄走开,躲在一边观察现场动静。

  片刻间,从屋墙洞里爬出一条大蛇,此蛇长有七尺,把蛇身缠在屋梁横杆上,头翻下,张开血口,伸出鲜红的舌头,想下来吃罐里的荷包蛋,吃不着,却把口里的毒液滴进荷包蛋的罐子里。

  王绍兰立即命令衙差用棍子打死大毒蛇,并命衙差,把那罐荷包蛋倒给狗吃,狗吃后立即倒地死亡。

  王绍兰见案情大白,叫在场师爷、仵作和衙差作好见证笔录,立即回衙门,连夜赶写改判黄菊的错案的诉状,第二天派人立即进京报刑部为黄菊平反错案。并把前任知县逼供做假证的情况上报刑部,将前任知县撤职查办。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