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福清人文
敢叫板皇亲国戚的福清人敖陶孙
 2017-02-22 16:27:11   [字体: ]   [来源:福清新闻网()]

  (作者:魏名庆)  敖陶孙(1154年—1227年),字器之,号臞翁,一号臞庵,自称福清“东塘人”。

  南宋孝宗淳熙七年(1180年),敖陶孙乡荐第一,后客居江苏昆山,“律赋传海内为式”,“钜家名族卒虚讲席竞迎致”,不久入太学。为宁宗庆元五年(1199年)曾从龙榜进士。历任海门主簿、漳州教授、广东转运司、平海节度判官、温陵佥判等。理宗即位(1125年),转奉议郎,赐绯鱼袋,主管莘州西岳庙。宝庆三年(1227年)去世,享年74岁,葬福清永东里东皋山。

  敖陶孙原籍江西。宁宗年间(1195年),理学家朱熹被朝中当权者贬谪。因敖陶孙尊重朱熹的学问,有一次去探望他,并赠诗表达自己的心迹,不想得罪了宰相韩侂胄。

  韩侂胄(1152年—1207年),字节夫,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人,南宋宰相、权臣、外戚,魏郡王韩琦曾孙,宝宁军承宣使韩诚之子,宪圣皇后之甥,恭淑皇后叔祖。

  韩侂胄以恩荫入仕,淳熙末年以汝州防御使知閤门事。绍熙五年,与宗亲赵汝愚等人策划绍熙内禅,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以“翼戴之功”,初封开府仪同三司,而后官至太师、平章军国事。

  韩侂胄任内禁绝朱熹理学,贬谪宗室、右丞相赵汝愚,史称“庆元党禁”。他追封岳飞为鄂王,追削秦桧官爵,力主抗金。

  开禧三年(1207年),在金国示意下,韩侂胄被杨皇后和史弥远设计劫持至玉津园杀死,函首于金。

  敖陶孙是性情中人,一喝酒就要谈国事,还像宋江一样在酒楼慷慨题诗,惹下诗祸。1195年,权臣韩侂胄放逐右相赵汝愚。据同时代叶绍翁《四朝闻见录》记载,时为太学生的敖陶孙在临安三元楼喝酒,趁酒兴在壁板上挥笔写道:“左手旋乾右转坤,如何群小恣流言。狼狐无地居姬旦,鱼腹终天吊屈原。一死固知公所欠,孤忠幸有史长存。九原若遇韩忠献,休说渠家末世孙。”末联意思是有一天韩侂胄死了,九泉之下千万吧别说是北宋名臣韩琦后人,免得让祖宗蒙羞。这无疑是与韩侂胄开了个大玩笑。韩侂胄心想:“听任一个文人诽谤、侮辱,我日后何以为官?”下令拘捕。

  敖陶孙闻讯,乔装打扮一番,逃回福清隐居。1199年,韩侂胄倒台后,他才恢复姓名,登进士第,做过海门主簿、漳州教授等小官。

  敖陶孙家贫,幸好学问好,晚年在老家教学生,还能糊口。退休那年,妻子沈氏亡故,家里没了女人,他就亲自进厨房,操持家务。他用俸钱买地两畦,筑室一幢,深居简出。不相干的客人来,他门也不出,在房内摆摆手谢绝。只有几个诗友,例如同县林迈,连江李韶,莆田刘克庄等,不时聚上一聚。当时人说,金璧易求,敖陶孙片言难致。

  乾隆《福清县志·节义》为敖陶孙立传,计181字:“侂胄大怒遣捕,陶孙变姓名亡命得免。”指的就是临安题诗惹祸之事。福清人耳熟能详的《敖陶孙诗评》就是诗祸后写下的。分送子弟外,还特地抄两份赠送身边的朱仁叔和莆田刘克庄。古人论诗,不讲体系,更注重阅读体验。岁月悠悠,他有足够时间细细品味前代诗人佳作,也像写诗一般,寻找最精当的比喻和意象描绘自己读诗感受:“魏武帝(曹操)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曹子建(曹植)如三河少年,风流自赏;鲍明远(鲍照)如饥鹰独出,奇矫无前;谢康乐(谢灵运)如东海扬帆,风日流丽;陶彭泽(陶渊明)如绛云在霄,舒卷自如……”

  明洪武时(1368—1398),其后裔建敖氏宗祠于东塘,尊称敖陶孙为始祖。敖氏后人有的分迁海口、龙江、音西、上郑及江西省新喻县等地。

  据说,敖氏早期表现较沉寂。直到南宋宁宗时,才因敖陶孙而名满天下。史载,敖陶孙“少倜傥有大志气,为文援笔立就”。他“内负摩云冲斗之气,而外自蟠屈寝趋平夷然。长身庞眉、轩昂惊俗……知者以为质,不知者以为亢。”敖陶孙志向远大,人格高尚,是“胸蟠二万卷,笔落五千言”的人物。据记载,敖陶孙“奉亲孝,拊弟有恩意。娶昆山沈氏,夫妇相敬如宾。室无妾媵,躬执炊爨,其清苦如此,晚稍有俸钱,即出故山筑宅一区,买田百亩……”晚年深居谢绝宾客,惟与同乡林公遇、连江李韶、莆田刘克庄相过从。

  敖陶孙以诗闻名于世,后人对其多有研究。敖陶孙的诗作多为古体,往往放意而行,风格雄浑深厚。如《秋日杂兴》:“阵云起西北,中原暗黄尘。岂无康时算?无路不得陈!书发亦过计,夜夜占天文。匣剑似识时,中宵哑然鸣。我亦发悲歌,沾衣涕纵横!”他在《寄福清翅山舅陈梦寔》中说:“路岐引人不作长,野梅官柳野风光。看山看水入诗眼,岁月不觉须眉苍。请从丈人开肺肠,身非石人忘故乡。五年江湖枕书睡,梦随南云落翁堂……”其他如《中夜叹》、《一日复一日》等,忧国伤时、激奋之情溢于言表。著有《臞庵诗集》、《臞翁诗评》等诗文集,今天读者可以读到他的163首诗。

  吾邑福清自唐宋以来,诗家辈出,敖陶孙、林希逸、林鸿、林古度等人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敖陶孙的诗作深受清初名人、礼部尚书王士祯的赞誉,说敖陶孙虽不是江西诗派中人,而诗作深得江西之体。

  敖陶孙一生遭遇两次诗祸。叫板韩侂胄的诗祸得以幸免,或是韩氏倒台后,或是敖陶孙锒铛入狱后,诸多太学生奔走呼号,设法营救,敖陶孙也在狱中承认错误,韩氏放他一马。孰是孰非,难以认定。笔者希望我市文史界专家进行考究。

  谁也想不到,年过古稀的敖陶孙还要遭遇诗祸。有个叫陈起的诗人兼书商,征集闽浙一带诗人作品刻成《江湖集》牟利——那是诗歌的黄金时代,出版诗集还能挣钱。入选诗人多为江湖布衣,人称“江湖诗派”,刘克庄是这派诗人领袖。宝庆初年,有个叫李知孝的人向权臣史弥远举报《江湖集》中刘克庄、敖陶孙、曾极等人的诗句“谤讪”,结果书板被毁,陈起流配,刘、敖、曾均获罪。这就是有名的江湖诗案。

  在江湖诗案中,敖陶孙惹祸的具体情况说法不一。《鹤林玉露》称,敖陶孙被指为诽谤的诗句为:“梧桐秋雨何王府,杨柳春风彼相桥。”我们已经很难读懂诗中的“反动”了。南宋初年闽籍诗人刘子翬曾写“夜月池台王傅宅,春风杨柳太师桥”讽刺权奸蔡京,敖诗由此脱胎而来,多少有些挖苦之意吧。可怜年迈的敖陶孙再也经不起折腾,含恨去世。

  按刘克庄的意见,敖陶孙并不擅长写讽刺诗,那惹祸的诗并非他所作,他说:“先生之诗,主乎忠孝,不主乎刺议。送朱、哀赵之作,发乎情性义理之正,顾藏稿不轻出。真诗未为先生福,而赝诗乃为先生祸。呜呼,悲乎!”《闽书》也说他“诗名益重,托者益众,故《江湖集》出,而有诏毁之矣……今遗文,真者仅仅一二。”

  这似乎是一笔糊涂账,也颇有考证的价值。


打印】 【关闭】 【复制链接】 
 
 推荐  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
Copyright © 2009 fq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42525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号:20090801  统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