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民间故事

智勇双全李敢娘(1)

2013-07-26 09:08:57[字体:][来源:福清新闻网(翁发喜)]

  一、挥刀破陋俗

  明朝中叶,江阴岛上的上宅村因“祖传”陋俗而恶名远扬。陋俗是这样的:村中不论谁家娶了新媳妇,新婚头一夜,亲友闹洞房片刻后,新娘子要熄灯静坐床沿,提心吊胆地接受村上最有权势的三名族长前来在身上乱摸,声称只有这样才能让新婚夫妇早生贵子,传宗接代,家庭和睦。对这陋俗,村中族长们不仅不以为耻,还奉其为“村规”,甚至美其名曰“摸喜”。可是,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所谓“摸喜”,不过是借机行流氓之实。淳朴的姑娘们有的羞于启齿,有的畏于权势敢怒不敢言,有的恪守村规默默忍受屈辱……于是,这一陋习被代代流传了下来。

  俗话说,鸭蛋壳虽密都有缝,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秘密被泄露出去了,传到岛上李头岭村的姑娘——李敢娘的耳朵里。李敢娘人品端庄且机敏,性格刚强,更为难得的是她粗识文字。

  无巧不成书。这年,她刚好被父母定聘于上宅村。当她了解该村陋俗的真相时,怒不可遏,心里暗暗下决心:不破此陋习,誓不为人!

  当父母为她准备妆奁时,她头头是道地劝阻父母,“好男不贪上祖业,好女不喜娘嫁妆。我只要你们给我一把剪刀、一把锥子,其他一律不要。”父母惊讶地问道:“为什么单要这两种呢?”敢娘机灵地答道:“锥子可以我用来为我丈夫纳鞋底,让他到处奔走谋生好行路;剪刀我可以用来为左邻右舍剪裁衣裳,挣些钱,好当家。”女儿的话不无道理,父母商量了一下便同意了她的要求。

  新婚之夜,夫家依风俗按村规履行婚礼程序。族长公们跨入洞房时,高唱“摸喜”诗。第一个进洞房,唱着:“我摸喜,乡里叔伯齐欢喜,新人早日生贵子。”他边唱边摸黑进洞房,到了新娘身旁,伸出无耻的双手向新娘的胸部摸去。李敢娘手里紧握锥子,趁其不备,眼明手快地朝那来之不善的手掌狠狠扎下来。老家伙痛得龇牙咧嘴,不敢造次,又怕没面子,只得大喊一声:“好喽!”逃窜般跑出洞房。第二个族长迫不及待就接着闯进来,一边喜滋滋地唱诗:“我摸喜,乡里叔伯齐欢喜,夫妻恩爱酿如蜜。”他那脏手正伸向不该去的地方,就被狠狠刺了一剪刀,他同样怕丢脸,忍痛高喊了声:“好喽!”就急匆匆推开房门,狼狈而出。他和第一个进洞房的族长一样都佯装无事,内心却及其忿怒:“今夜怎么如此倒霉?这是哪来的母夜叉!”第三个族长公,早已等不及了,赶紧边小跑地冲向洞房边唱诗:“我摸喜,公婆妯娌齐欢喜,孝顺老人亲邻里。”李敢娘怒目圆睁,当老家伙刚抬起双手想非礼,就被她各刺一剪刀。他连爬带滚出了洞房,也怕丢了面子失了身份,袖手装作没事儿一样。

  李敢娘赶紧点亮喜烛,也跟随而出,手里拿着染血的剪刀和锥子,高声疾呼:“叔伯姆婶们,族长公摸喜就是耍流氓,是无礼,是猥亵。你们看,他们三人用那肮脏的双手对我非礼,都被我以剪刀和锥子刺钻得鲜血直流。”三个族长公见状,顿时羞愧难当,都夹着尾巴,偷偷溜了。

  人们听了李敢娘当场揭露“摸喜”的真相,哗然议论起来。李敢娘挺直腰杆,理直气壮又义正词严地说:“今后谁再敢以‘摸喜’之名,行缺德之实,我们就要群起惩罚他们!”众人交口称赞。从此以后,这个沿袭数百年的陋俗就被彻底破除。李敢娘的美名也由此传开了。

  (未完待续)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