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民间故事

狗墓的故事

2013-07-10 08:53:20[字体:][来源:福清新闻网(省 三)]

  原江阴盐场北端有盐碱地叫“五蔗埔”。解放前,埔上有台规模不小的坟墓,埋着条凶恶的死狗。

  民国十二年(1923年),江阴盐场总负责人“座办”姓薛,盐官衙设在南曹盐村附近。薛座办到任时,带来一条高大如牛犊的黑色狼狗。它十分凶恶,在盐官衙大门口一见到陌生人,就猛扑、猛跳、张牙舞爪,不断地、凶恶地咆哮狂吠,还咬了不少人。碍于薛座办的权威,被害者敢怒不敢言。那时,“业盐者,力劳息薄,视农为难”,盐民穷到有鼎无炊时,往往铤而走险“偷”私盐变卖。可那条恶狗是薛座办的得力“卫士”,夜里风闻脚步声,就狂吠不停。“偷盐”者常被荷枪实弹的盐警发觉,不是被打伤,就是死于非命!因此,这条凶恶的狼狗,跟主子一样被人们恨之入骨。

  那年冬,恶狗不知怎的挣断项链溜到南曹村来。它一见鸡鸭就猛扑上去叼走。鸡鸭在当时是贫苦盐民的“钱柜”,煤油火柴等日用品都靠它下蛋换来。恶狗叼走贫苦盐民翁在菊家母鸡,刚好被翁在菊看到。平日翁在菊对恶狗就恨之入骨,眼下更是火冒三丈,立即拿出锄头,悄悄挪近恶狗,使出浑身力气猛击。只听它狂哮一声倒地,狗血从鼻嘴流出来,断了气。

  翁在菊的母亲和妻子,一听说恶狗是薛座办养的,都惊呆了,要在菊赶快逃。翁血气方刚,理直气壮说:“这恶狗咬死我和邻居的鸡好几次了,都没得到赔偿,我要跟他们理论。”“唉啊!现在是什么世道!”母亲话还没讲完,薛座办带来一批子弹上膛刀出鞘的盐警,不由分说,把翁在菊五花大绑,押到盐衙去。

  翁在菊被关,挨打自不必说了。薛座办说:打狗还得看主人,这岂不是打主人!我定要把翁在菊活活打死来偿狗命。胆小怕事的翁家婆媳吓得半死,就请族长公去请求,却也不被理睬。过了几天,不知是薛座办怕手段太毒辣会激起民变,或是“良心”稍有发现,恶狠狠地传话说“死罪可免,但要为我这贵狗建造一台墓,还要为我这条贵狗披麻戴孝送葬。”

  “天哪!丧妣考时,子孙才披麻戴孝送葬,世上哪有人为死狗当孝男的道理?”族长和村民们纷纷气愤不平,可当时暗无天日,哪有地方说道理呢?

  最后经多方疏通,再三恳求,翁在菊才免了披麻戴孝,但造台像样的狗墓,再无商讨余地!翁母亲、妻子知道薛座办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万一在菊有三长两短,岂不毁了一家?翁在受折磨期间,虽也曾理直气壮据理力争,可又有何用?万般无奈,翁在菊被逼答应造狗墓后才获准释放。

  安葬恶狗尸骸那天,翁在菊再被罚为死狗备供品上祭焚香鸣炮,薛座办的恶行令人发指。

  这狗坟,在薛座办离任后就被愤怒的人们毁为平地。村民至今常把这伤天害理的事件,作为历史教材教育后人。(1984年南曹老人翁月炎提供)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