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福清文学
要吃菜,田头拜
 2017-06-14 11:38:16   [字体: ]   [来源:福清新闻网()]

  (作者:翁智敬) 到新学校工作,中午要驻校,午餐要自力更生了。

  宿舍旁倒是一片姹紫嫣红新天地:紫的茄子,红的菜椒,绿的韭菜,青的豆荚,婷婷玉立的玉米,曼妙生姿的南瓜,疙疙瘩瘩的苦瓜,顶花儿带刺的黄瓜,小巧玲珑的圣女果,绿中带紫的苋菜……瓜瓜菜菜们在这周边密密麻麻又错落有致地生长着、招摇着,逗着来来往往的蜜蜂、蝴蝶、小鸟、蜻蜓……一派生机勃勃,热闹非凡!教师们辛勤耕耘的蔬菜瓜果颇有“江家宅畔成花圃,东府门前作菜园”的味道。

  于是,午餐的菜肴几乎全由老师们“扶贫”了:这位给青菜,那位送瓜果,今天赠菜椒,明儿递豆荚……餐餐不断,顿顿不同,时时翻新,样样放心。从菜园到餐桌只有咫尺之遥,有机菜肴,新鲜绿色,可百分之二百确保舌尖上的无敌安全。

  可那菜园中的菜们,并不是自个儿从地里拱出来的,一蔬一瓜都来之不易!如若长此以往,无功受禄,于心何安?“要吃菜,田头拜”。古训在心,家风可煮。先自力更生,再互通有无,何乐而不为?

  摸把锄头拜田头,不吱声半路杀出!周边“好地”已悉数开发殆尽,不留方寸。只宿舍前一乍地,荒草萋萋,无人眷顾。可一锄头下去,就磕得双手生疼,里头全是石子砂砾砖碎。一打听,才知这是建校舍的工地。表土已荡然无存,田隔却是硬邦邦狰狞在目。呜呼,出师未捷心先死,其奈我何?刚刚腾起的壮志凌云,偷偷打足的满腔热血,就像突然被人腰间捅了一刀似的云消雾散。鸣金收兵,坐享其成,行吗?信吗?

  南泥湾,凭一把镢头,披荆斩棘,硬是垦出一个 “陕北的好江南”。我就不信,我在这块荒地上弄不出一个好菜园来?干!吃了秤砣,铁了心,颇有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味道。一锄头、两锄头……弯腰拔草,蹲脚捡石……如此循环,不厌其累,居然也垦出一屁股大的地方来。一次,两次……一天,两天……集腋成裘,聚沙成塔。一块20平方米左右的菜地已赫然展现,如处子般的温柔静美,散发着泥土的气息。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心打石石成花。

  接下来的问题——该种啥?要咋种?

  路在嘴上,嘴巴伸长些,一个字——问!在教学上,咱是先生;在种菜上,倒过来,咱当后生。看别的老师种什么栽什么,我就笑嘻嘻去匀一些种子菜苗,至于种深种浅栽高栽低,那是“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知所云,满头雾水。问问问,还是问问问……老师们出于职业秉性倒不吝赐教,外加谆谆教导诲人不倦:小白菜,要整好垄,均匀播上种子,撒一层稀土,覆上细草遮掩;芹菜,要先浸水,发芽再播;山药,要起高垄,搭架子;芋头,要低栽,慢慢培土;空心菜,要多浇水;玉米,要多施肥…… 也许在众师傅眼里我这“傻郭靖”颇有种菜的慧根奇骨,所以走过路过都不忘指点一二,开些小灶,如此悉心调教,令我日有长进,学了不少“种菜”奇门绝学与“种菜十八掌”。

  菜出苗了,豆长芽了,玉米抱仔了,黄瓜结果了……做得是“有豆有豆渣”。“豆腐”是我追求的终极目标,可“豆渣”这产品却令人不胜其烦:杂草锄了又长,长了要锄;虫捉了又来,来了要捉;水浇了又干,干了要浇……循环反复,周而复始,像婴儿般的时时呵护,容不得半点闪失。于是,汗滴禾下土的情景天天演绎,“要吃菜田头拜”的身影时时再现。“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体悟那不是一个刻骨铭心能形容的!

  叩地问天,有心人天不负,一份耕耘,自有一份收获。您看:茂盛鲜嫩的蔬菜把田地遮得严严实实,西红柿打着灯笼,辣椒举着火把,黄瓜荡着秋千,玉米抱着孩儿…… 小蜜蜂低声哼着小曲儿,蝴蝶在菜丛中摇曳起舞。清风徐来,浓郁的菜香,沁人心脾。这里每一种菜都是我的知己,他们迎面送来无边的喜悦,仿佛我也是一株菜,一个瓜,在菜地里荡漾,生长……“要吃菜田头拜”,种菜如此,教书育人更是如此!


打印】 【关闭】 【复制链接】 
 
 推荐  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
Copyright © 2009 fq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42525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号:20090801  统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