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福清 > 福清文学

辽哉,呼伦贝尔大草原

2017-04-27 09:28:16[字体:][来源:福清新闻网()]

  (作者:武宗凤) 没见过大海的人不知道海洋的博大辽阔,没到过大草原的人同样无法感受广袤无垠的草原带给人的视觉的冲击和心灵的震撼。呼伦贝尔大草原近在眼前时,草原之大,你绝对想象不到。

  大巴载着我们离开海拉尔,渐渐地,本来就有点稀疏的市区建筑物被抛在身后,说是去郊外用早餐,但这路途并不短,车子开了约二十分钟,走了十几公里,到了旷野中一处蒙古式建筑的单层餐厅。草原上的奶那新鲜味让我一时难以忘却。

  早餐后,载着我们这趟专列全部游客的十几辆大巴陆续驶离餐厅,浩浩荡荡地上路驶向大草原。草原上的公路大体上是笔直平坦的,说是省道,却有点像南方的高速公路,路面宽敞,车流量少,鲜见行人。从车窗外太阳的位置判断,我们正朝西北方向行进。随着车轮的滚滚向前,大草原似一轴硕大无比的画卷徐徐舒展开来。我贪婪地透过车窗张望着外面的北国风光,一秒钟都不愿闭眼,不愿放过流动中的任何一幕美景。艳阳高照的大地像铺上了绿茵茵的毯,这条毯辽阔无边,伸展到天边,伸展到大地的尽头。跟往日在海边看大海上的蓝天相比,总感觉大海上许是水蒸汽多了点,天空的蓝总带点灰濛濛的色彩,而舒展在眼前的大草原上空的蓝却是水洗过般纤尘不染的,在天边哈达般洁白的云朵的衬托下显得愈加明净。

  就在我如痴如醉般沉浸在对大草原美景的欣赏时,整个旅游车队在公路边停了下来,我忽然觉察到美中不足的是刚才因车子的流动而无法拍照。我们下了车,站在了绿油油的草地边上,连忙举起手中的数码相机一阵狂拍。草地临公路的边上围着铁线栅栏,这栅栏顺着公路延伸向遥远的地方。刚才在行进的车上我就注意到,草原上每户牧民的牧场间隔很远,少则几千米,多则十几或二三十千米。现在可以看到远处草地中央的帐篷,在草地上游走的马、牛、羊,还有骑摩托车放牧的牧民。眼下是六月中旬,虽不及七、八月份的草那般高、密、青,但整个草原已经呈现出一派由浓浓的绿带来的勃勃生机。

  短暂逗留后,几百号人又上了车,整个车队分成两三辆车为一组,陆续向草原深处进发。我继续眺望车窗外的景色,脚下的公路就如一条线一直伸展到前方遥远的天边。因为我们所处的地球球面的弧状的缘故,据说人的目力最远可达约五十千米的距离,我们的车子在向西北行进,我的座位靠北,我的目光扫过一派平畴的草地伸展到天的尽头,那天地相连的地方堆着乳白色的云团,云团下横着一条暗色的迷濛的线,随着车子的前行,这条线上会出现几点隐约的不高的山的形状,那几点远山渐渐隐去后,远方的天际也会隆起一行台状的高地,表示大草原上并非一马平川,也有它的高高低低。太阳以它热烈的光和热拥抱着草原,金丝般的线条编织成的光的幕帘均匀地撒在黛绿色的草地上,给这块大地带来了生机,带来了活力。天上的云块似乎不愿让太阳独领风骚,你瞧,一席云块自北而南飘浮而来,把太阳给遮挡住了,在草地上投下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灰色的影子,也让草原上的生物感受到了短暂的阴凉。倏地,云块飘逸而去,太阳又把它的光和热投向大地,宣告它仍是草原上空的主宰。我的双眸看外头看累了,闭了会眼,随后欣赏起车窗前方和靠南那一侧外头的景物,流动中的一望无垠的大草原的美景又不断地摄入我的眼帘。

  下午,结束了在这个旅游点的参观,我们上了大巴,顶着灼热灸人的骄阳,驶上横亘在草原深处的公路,朝着西北,向呼伦贝尔湖,向边境城市满洲里进发。


打印关闭复制链接
推荐RSS
  • 最新视频
  • 推荐视频
本月热点